1. 
      
      <object id="ejdq9"><sup id="ejdq9"></sup></object>

      天邦故事 | 第三期

      時間 :2016/9/20 14:13:43點擊 :633編輯:集團策劃部

      blob.png

      張炳良     天邦股份首席智慧官

      1968年生于太湖漁船上,號稱太湖之子。有一句經典名言:小時候家里窮,只能吃點魚和蝦。

      1989年從中國海洋大學淡水漁業專業畢業,在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淡水漁業研究中心工作,歷任人事科副科長、科技處副處長、處長。

      2000年加盟天邦,歷任公司副總經理、董事、監事,曾任公司首任董秘。

      2015年出任首席智慧官,負責智慧天邦項目建設。

      blob.png

      莫教辛苦上層樓


      張炳良


      一、探親列車

      1997年我做了父親,我的工作也從人事管理轉到了科研項目管理,與我所學的專業接觸更緊密了一些。聽說老同事張邦輝在浙江余姚搞了個飼料廠,一直想去看看。

      第二年的4月,應邦輝之邀,我第一次走進了天邦,看到的是一派欣欣向榮的景象。

      2000年2月,我辭去公職正式加盟天邦,分管行政、人事等方面的工作,有時也協調內部生產。天邦開業三年已小具規模,銷售額超過5000萬元。盡管產品還是甲魚、鰻魚飼料,但是已經開始進行全熟化飼料的生產與市場實踐。

      初創期的天邦,各部門管理人員主要是外地人,銷售員幾乎清一色外地人。公司在長元路租借了一幢民房,外地員工都住在那兒,開會時也會擠在那兒。后來,公司在廠區內蓋了幢三層樓的綜合樓,一樓食堂,二、三樓宿舍和會議室,條件有了大幅改善。

      還記得那時在公司常住的老朋友,秋劍、國浩、楊勇、紅松、曉斌、李莉等,能興、長榮、老章、老高等也陸續加盟。我住二樓最東頭唯一一間帶衛生間的標準間,后來能興、長榮搬了進來。一間屋子住三個大男人,要知道,他倆可是在從上海五星級大酒店過來的。

      在余姚,白天工作,晚上可能還是工作。工作之余,三五成群的會到長元路旁邊的大排檔搞個小聚餐,有時也會到陽明西路上的超市飯店弄個海鮮“豪華”大餐,小酌一杯以解思鄉之情。開始是兩三人,后來一桌都坐不下。

      每個人都是公司的骨干,家里的頂梁柱。那時在外地,交通不便很難照應到家里,大大小小的事只好交給家里那位。好在我們那幾位都是賢內助,對我們的工作非常支持和理解。

      外地員工每月有4天集中調休的政策,但回家一趟依然不易。我們幾位要北上,從余姚坐火車到上海6小時,到南京9小時,到蚌埠12個小時,下午5點后票也很難買到。我們常常上車后直接到餐車,花高價吃份飯,這算有了在餐車坐下的資格,運氣好的話還能補到臥鋪。一回生二回熟,我們和一些列車員混熟了,當然那份高價晚餐是省不了的。

      天邦的發展,趕上了國家交通建設大發展?,F在的交通與那時不可同日而語,高速公路四通八達,鐵路速度越來越快?,F在從余姚出發,不僅可以自己開車,坐高鐵也非常方便,余姚到上海2小時,到南京3小時不到,那樣的探親列車再也不需要了。


      二、酒精考驗

      我的酒量不大,第一次到天邦就喝多了。與同事小酌、同客戶拼酒、被官員賞酒,一路走來也算酒精考驗。

      財務部戚經理是本地人,我們都喊他地主,因為每年春節過后上班的第一天,他都會邀請我們這些外地的到他家小聚,以盡地主之誼。平時碰到節假日,我們也偶而會竄到他家打個牙祭。

      有一個夏天的星期日,戚經理來公司加班。到了中午,我們相約在長元路中國銀行旁邊的一個排檔,點了幾個小菜和啤酒。那次我們喝了很多,聊得更多,談工作,也說生活。雖然我已經不記得當時說了什么,但愉快輕松的氛圍至今難忘。

      2004年9月底,我出任安徽天邦飼料公司總經理,安徽天邦的水產料市場主要分布在江蘇和安徽。10月中旬走訪江蘇市場,一周5天,拜訪了蘇南蘇北20多位經銷商和養殖戶,我竟然喝了9頓酒,而且狀態還不錯。

      在那次市場走訪過程中,我們在大豐劍東農場一養殖戶打樣得知,天邦料后期的表現特別優秀,魚販子非常愿意收購天邦養戶的鯽魚,而且可以比其他鯽魚貴?;氐焦竞?,我立即安排銷售經理撰寫了《一天長一錢》和《天邦魚貴十分》兩篇市場總結,及時進行宣傳,為2015年市場銷售增長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

      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濕鞋。一次老板到射陽考察市場,中午邀請經銷商和客戶在當地鎮上就餐。冷菜剛上餐桌,當地一位經銷商非要與我一下干一盅,否則如何如何。那可是3兩的杯,但我未作猶豫喝了。緊接著他又指使養殖戶和我來第二下,雖一翻攻關后減半,最終還是倒下了。

      相對而言,和同事、客戶喝酒比較寬松,與官員就餐可不是那么輕松。好在現在有了八項規定,酒不怎么喝了,可事情不見得那么好辦。


      三、南國創業

      blob.png

      2001年7月,我把第一次出國獻給了越南,在那里進行了為期半個月的市場調查。2002年1月去越南參加過展覽。

      再次踏上越南的土地是2007年8月16日,公司決定投資越南,由我負責越南公司的籌建。2007年9月順林加入了越南團隊,開始產前銷售。然而9月底順林接到母親病重的消息,連夜回國。當時他的越語還不行,急急忙忙叫上出租車,卻不知道該怎么用越南語說機場,司機也不懂英語或日語(注:順林的日語口語非常棒)。這時候,順林急中生智作了一個飛機起飛的手勢,司機馬上明白。不久,順林母親的病情穩定下來,他告別母親和剛學會走路的幼兒,回到越南與我一起戰斗。

      再后來,土建工程師、財務經理先后來到越南,我們聘請了翻譯、司機,租了辦公室和汽車,越南公司籌建團隊算建立了。

      在宏觀政策上,越南對外資非常歡迎,但在業務辦理上,具體經辦人員并不像國內政府機構對投資者熱情有加,而是非常冷漠。好事多磨,2008年1月16日我們終于拿到所在省的投資執照,越南公司正式成立。這期間,我們得到了在越南的中國朋友孔先生和狄先生的大力支持。

      工程建設一波三折。初期的建設非常順利,進度很快。很快就到了主車間地下室的建設,但越南的土建水平非常低,再加上正處于越南雨季,地坑遭遇了塌方。

      更可怕的是,2008年上半年一場不期而遇的金融危機首先影響到越南等一些東南亞國家,短短幾個月越南盾對美元的匯率下跌近30%。越南的建筑公司支撐不住了,要挾增加合同金額并耍賴停工。兩個月工程建設陷于停頓狀態,地坑里積滿了水。整個雨季,籌建組全體成員一籌莫展,我們的心情如同雨水。

      到了8月,越南盾匯率逐漸穩定了下來,在國內指示適當增加工程造價的情況,工程恢復了建設。完工移交前還發生了一段小插曲,越南的建筑公司企圖不驗收就要求支付工程款,不讓我們進入施工現場。我們連忙趕到領事館匯報情況,但領事館認為此事為經濟糾紛,并不愿出面,這讓我們非常失望。當時正值臨近春節,越南建筑公司的老板通過翻譯威脅我們,不讓我們離境。

      春節過后,為了不耽誤即將來臨的產銷旺季,我們無奈妥協,由越南監理公司出面進行初步驗收并支付工程款,我們正式接管了工廠,開始設備安裝調試工作,到了4月越南公司正式投產。此時,已過去20個月的時間,而相同工程建設,在國內最多6個月時間就能建成。

      2009年10月我回國工作,順林留下堅守。雖然我離開了越南,但畢竟親自參與建設項目,對越南公司的經營情況格外關注。這幾年越南公司的經營逐步走上正軌,讓我感到欣慰。

      blob.png

      四、智慧天邦

      天邦的信息化工作在許多方面走在了同行的前面:

      1998年,曉斌在Microsoft Access上開發了銷售開票。

      1999年,公司購置了數字投影儀和實物投影儀,用于會議和市場推廣會。

      2000年,能耿在開發了進銷存網絡版。

      2001年,銷售員全部配備筆記本電腦。

      2002年,金蝶K/3供應鏈與財務系統上線,率先提議以Citrix終端軟件代替其客戶端,成為金蝶軟件一段時間內K/3遠程應用的標準解決方案。

      2007年,用友NC5.02供應鏈與財務系統上線,后升級到NC5.7。

      2008年,先后實施用過CRM、HR等系統,開發了易養商城和天貓旗艦店。

      2010年2月,在天邦工作了十年后,因個人原因我暫時離開了天邦的主戰場。

      盡管游離于公司之外,但天邦年會每次都會參加,時刻關注公司的發展。五年里,天邦順利完成了從單一飼料業務到飼料、疫苗和豬業的產業鏈協同的華麗轉身。

      2015年1月18日,公司年會如期在和縣香泉湖召開。我驚訝地發現天邦的版圖大了,理想更大,老板卻瘦了。天邦立志于養3000萬頭豬的理想,一定需要信息化的強力支持,但天邦的信息化現狀似乎已經不能滿足當下的業務需求。春節過后,公司決定我出任首席智慧官,負責智慧天邦的項目建設工作。

      所謂智慧天邦,即運用移動互聯網、物聯網等先進思維與技術,以市場為導向,整合企業內外人才、資金、物流、信息等資源,推動線上線下業務的自然融合,促進企業、員工、合作伙伴協同發展的智能化企業平臺,為打造千億級天邦事業夯實基礎。

      我們提出分步實施,首先升級現有的供應鏈和財務核算平臺,滿足當前多業務板塊的運營和核算的需求;其次打造各業務板塊的專業軟件系統,實現生產的自動化與智能化;最后構建基于互聯網的電子商務平臺,實現公司業務活動的全程數字化、網絡化,達到公司與客戶、公司與供應商的互動協同,并最終建成天邦新的運營體系。

      團隊建設方面,公司設立了信息中心,設運營管理、支持服務和應用開發等三個部門,各業務板塊根據業務規模分別設立信息部或信息專員,信息化建設隊伍由2014年底的5人擴展到現有的15人。

      2015年公司上線了協同辦公,2016年實施供應鏈與財務核算平臺的升級、養豬生產管理系統、拾分味道生產加工系統。2017年1月將是非常關鍵的一個節點,供應鏈與財務核算將啟用新的平臺中,養豬生產管理系統也將投入使用。

      在不久的將來,天邦的信息化系統一定能跟上公司前進的步伐,趕上時代的潮流,實現智慧天邦的夢想。

      天邦二十年,我有幸參與其中。既有被廠區周邊居民圍攻、合作伙伴分手的尷尬時分,更有公司上市、產品被擁戴的輝煌時刻。

      天邦二十年,從單一飼料業務升級轉型到飼料、疫苗、豬業和食品全產業鏈,靠著創始人的堅守,創業團隊的開拓進取和全體天邦人的努力!

      天邦二十年,是凝聚天邦精神的二十年。下一個十年、二十年,天邦精神依然鼓舞著我們!不畏艱險,勇敢向前,豪情萬丈,迎接未來!